背影

第二日,外婆拉著我的手,推搡著人群。我帶著口罩,緊緊的跟著小我一茬的的她。

自青春期叛逆以來,我逃來與外家人居住至今。七年前的清晨,外公還在客廳前,做著早操。舅舅躲在房間內,品茶看報。七年后的清晨,留著一條條清黃的鼻涕,敲打著外婆的房門。

“阿婆救我!閻羅王索我命來了?!蔽臆浰诘厣?,抱著她的腳哭喊道。她怔了怔,撓了撓頭,露出了似笑非笑的奇異神色,這樣的神色,我見過兩次。

外婆帶我穿過一個菜市場,來到了一個離家最近的衛生所。她拉著我的手坐到了主治醫生面前。

“誰是患者?”主治大夫冷冷的問道。

“是我孫子?!蓖馄呕卮鸬?。

“有何不適?”她犀利的眼神打量著我。我氣哆嗦的望著她,久久不做聲。她向外婆使了眼色。外婆即會意的站起身離開,我看著她等著紅綠燈走過街道,然后躥入了一家包子鋪后。我道出病情,她拾起棉簽讓我張嘴。

我“啊”的一聲張開了嘴,懸在半空的棉簽又放回。然后低下頭信手寫著病歷本。我忐忑不安的湊到她身旁低聲道:“會不會是某種傳染???”她咪對著眼,笑了起來,眼角的皺紋泛到了鬢垂上。

打了一枝退燒針后,為了滿足我的煙癮,外婆提著點滴架帶我坐到了衛生所門前的柳樹旁,衛生所沒有多余的四腳蹬,只好靠樹而坐,任螞蟻在身上翻爬。

菜販在蔬菜上噴灑著水,結成了一顆顆晶瑩的水珠。在和煦的陽光照耀下,使得蔬菜更新鮮可口,省了不少費力的吆喝。

“阿婆,我餓了?!?/p>

外婆從泛黃掉皮的皮包里,拿出一袋小籠包和一小袋醬放在腿上,用手捻過一只冒著熱氣的包子,在醬里攪了攪遞到了我嘴里,我反復咀嚼了許久,咽下腫痛的喉嚨。

她遞過第二只時,我搖了搖頭,猛吸了一口夾在手中的香煙。之后,便是劇烈的咳嗽。

我昏昏沉沉的靠著結實的樹仰視著藥水的一點一滴,數著時間的流逝。待到快要見底時,護士小姐又會趕來,手腳犀利換上滿滿的一袋后,給我留下一個匆匆的背影。

下載APP客戶端
八人龙王捕鱼机 贵州快三开奖走势一定 福彩22选5走势图 什么影响股票涨跌 山东快乐扑克3 北京快3和值基本走势图 上海快3开奖结果 奥佳华股票股价 精选三肖四码资料 股票挣了谁的钱 新快3